看历史注册
  • 公司新闻
  • 行业新闻
  • 看历史安卓
  • 视频教程
  • 快捷导航
  • 相关动态
  • 常见问题
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今天 > 文章
古人访谈录:宦海人精——张廷玉
浏览: 141次    发布时间: 2019-06-14

      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区“贫民窟化”,富人及中产阶层迁走,城区破败和社区恶质化日益严重,最突出的就是治安恶化、犯罪猖獗。查韦斯.马杜罗治下的20年,一项伟大贡献就是把加拉加斯这座拉美领先的现代化城市变成了世界犯罪之都,尤其是凶杀之都。在查韦斯上台前的1987年,该市每10万居民的凶杀率为,而到2008年它已经飙升到130,即每1万人口中就有13人在这一年死于凶杀。    这个数值远高于拉美的其他“危险城市”如圣保罗、墨西哥城等,也远远超过了世界其他著名的高犯罪率城市,如南非的约翰内斯堡、美国的底特律等。正如西班牙文维基“加拉加斯”词条所称:“按杀人率计算,今天加拉加斯市在世界上最危险的城市名单中排名第一。

  本次峰会邀请5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行业龙头企业、标杆初创企业、知名投资人等,聚焦技术在智慧城市领域(平安城市、智能商业、智慧交通、家庭社区安全)的应用现状及未来发展,为行业人士提供了交流合作的平台,从而启发新的发展思路,促进技术在具体场景进一步落地。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会议现场本网记者吴文康/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丁贺)5月28日,由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共同主办,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国际交往中心研究院、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家文化发展国际战略研究院、首都对外文化贸易研究基地、国家文化贸易学术研究平台联合承办的2019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第十三届国际服务贸易论坛在京举行。

古人访谈录:宦海人精——张廷玉

  提要:他是清朝历史上著名的“三朝重臣”,康熙年间入仕,雍正年间大放异彩、权倾朝野,和鄂尔泰被康熙留给了乾隆做“顾命大臣”,这是一个把康熙、雍正、乾隆活成背景的人,在专权政治背景下,张廷玉是怎么做到在朝廷里“稳如泰山”,他是如何发迹,结果又如何呢?有请本期嘉宾,康乾盛世里的重臣——张廷玉。   878:张大人您好,早就听说过你,清朝被后人所知的也就是一个“康乾盛世”,而你在这个“盛世”的三朝皆为实权,这在专权政治背景下,的确很不容易,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而你先后“伴”了三只老虎,可谓官场“万金油”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廷玉:性格是怎样另说,但是我的确和同龄人有不一样的地方,主要是我的家庭,我的父亲张英是康熙朝大学士,也是康熙朝的“宰辅”,在政治高层算是如鱼得水,我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当然也是耳濡目染了诸多做官的方法和道理,所以,刚入仕康熙朝时,我就把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成熟老练带到了朝廷之上,也引起了康熙皇帝的注意,可以说,我的家庭让我有一个较高的平台,也让我有了更多被康熙关注的机会,最重要的是,自打我入仕朝廷第一天就已经学会了“为臣之道”和“保身之术”,应该说这一点对我以后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878:等于你,你之所以是三朝重臣,与你的父亲有关,你当时可是一个条件非常优越的“官二代”。   张廷玉:我个人认为“官二代”这个词语就是个名词,不存在褒义和贬义之说,官二代中也有能做事并深谙体制的人,当然也有那种废物,扛着父亲的大旗狐假虎威,搞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的人。

  878:那请你跟我说说,清朝官场那些事儿和你的为官之道。

  张廷玉:不容易啊,在专权政治的朝廷里能活着本身就不易,能全身而退而且活了几朝,简直就是高难度动作。

与康乾时期同期的西方,已经出现了政党,政党政治是公开的、合法的斗,哪怕在议会上互骂都可以,而专权政治是朋党政治,是隐蔽的、非法的、别有用心的,一旦形成不同的朋党,大臣们的政治行为就会处处夹杂进党同伐异的动机,举荐人才、出台政策,表面上一心为公,实际上无不会从小集团的利益出发,这种窝里斗的起源是为了利益,最终演变成了一种生存方式和生活乐趣,他们斗的如此津津有味,斗到最后,简直就是为了斗而斗。 朋党政治中,这种“斗”只有一个游戏规则,那就是皇帝的脸色。   我纵横三朝,总结了一下几个官场经验,即不站队、不党羽、不要刷存在感。   首先说说不站队,实际上,人在江湖,不站队是不可能的,谁都有人脉,谁都想遇到困难时有个关系不错的更高级的官员能够说上几句话。 在大清这样的私人有限公司里,站队不站队无所谓,关键是皇帝认为你有没有站队,我身在宦海几十年,服务三朝皇帝,这是我的方法之一,我就连雍正遭遇“九子夺嫡”的风波都没有表现出与哪个皇子更近一点。 而恰恰这就是雍正最看重的一点。

一个人位高权重后,会迎来很多笑脸,但是“聪明”的帝王一定会历史的看一个人,这个人以前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标准为官之道的背后还有哪些为人所不知的行为。

要想和这样的明君长时间相处,必须比他想的要跟多一点。 每任皇帝,尤其是雍正,他认为我是一个孤臣,而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再来说说“不党羽”。

我仕途起步于康熙,但是真正用我的人是雍正,身在官场不容易,说起来我是“宰辅”,但是我自己要有清醒的认识,我的荣辱和身家性命就是雍正一句话的事,必须时时刻刻谨小慎微、如履薄冰,专权政治中,不怕一把手肯定我,也不怕一把手否定我,就怕一把手怀疑我,而我不会给雍正这样的机会。 做什么事,都会站在雍正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发挥我的“秘书”本能,没有思想,没有观点,只有执行,而且要时时以退为进,以无求为求,以无私来营私,这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最后一点是“不刷存在感”,像我这样的人只能是皇帝的影子,这一点必须要有清醒地认识,没事不说话、不表态,一切为公,有话说在前。

其实雍正朝很多政策都是雍正和我商量的结果,但是这种话一定不能说出来,尤其是不能从我的嘴中说出来,所以正史野史都不会有关于我的记载,成绩是领导的,我只是个秘书,有皇帝在,我永远不会刷存在感。

刷存在感的结果就会向隆科多和年羹尧那样,他们是锐利,是有性格,但是结果呢?死的必谁都惨,有那么多功劳有用吗?我奉行的是父亲教我的中庸之道。 远交近离,做事不极端,杀人不过头点地,给别人留后路也是给自己留后路。

  所以,自从满清入关后,雍正给了我汉人官员最高的荣誉——配享太庙,意思是死后可以和他葬在一起,来世还做君臣。

  所以,在雍正帝临终的时候,还让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鄂尔泰和我辅政乾隆。

  878:一口气说了这么长时间,看来的确感慨非常多,但是到了乾隆朝后,乾隆似乎不怎么待见你?  张廷玉:是的,这是众人皆知的事,官场没有常胜将军,我能苟活三朝实属不易,虽然,乾隆剥夺了我很多荣誉,但是至少我寿终正寝,你翻翻史书,这样的结果要好很多了。

比干被掏心而死、韩信功成被灭、周亚夫绝食而终、岳飞血洒风波亭、于谦上了断头台、袁崇焕惨遭凌迟,大名鼎鼎的张居正都被鞭尸了……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我已经知足了。

  878:你认为乾隆不待见你,是你的原因,还是乾隆的原因?  张廷玉: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个一把手都有自己的性格。

对于一把手而言,信任,往往是出于理性分析下的直觉,这种直觉可以说既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

首先乾隆从心底里是不赞同满汉官员同工同待遇的,其次,乾隆也是饱读历史的人,最恨的就是结党营私,鄂尔泰死在我前面,他死后,就只剩下我一个前朝重臣,我已经很小心了,但是还是阻挡不了一些人主动攀附我,所以,在乾隆眼里,我不结党也结了党,真是他断断不能容忍的。 第三,无论是雍正朝还是乾隆朝,我还是我,继续保持我谨小慎微的性格,同样是谨小慎微的性格,雍正认为我的一心一意,心底无私,在与他抱成一团处理朝廷大事,而这些雍正所认为的优点,在乾隆眼里全部变成了缺点,乾隆认为我过于圆滑,这一点,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都是私企,或图名、或图利,但是你乾隆是一把手,我再怎么表现,再怎么改变,也改变不了他对我的看法,我能奈何。

  不过,我能想的开,康熙爷在的时候,我是青年才俊,雍正爷在的时候,我得权得势倍受信任,到了乾隆朝,我受点委屈、吃点憋屈,也没什么。 地球是圆的,好事不能全被一个人占了,而且我把我两个弟弟,两个儿子都安排的很好,都在朝廷里当官,待遇也有,权力也有,连医保都有,所以乾隆不待见我,我也无所谓了,人总要老,总要死的,我服务大清50年,一直在朝廷权力核心部门,而且寿终正寝,还要怎样?!  878:我能不能加一下微信?  张廷玉:小伙子,我太老了,真觉得微信没有意思,也没有意义,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没有必要发朋友圈给别人看,点赞来点赞去,有意义吗?你以为是你娱乐了微信,其实是微信娱乐了你,心沉下来多看看书,多学学历史才是靠谱的事。 文章标题:古人访谈录:宦海人精——张廷玉文章地址:http:///。

下一篇:没有了
快捷导航:
看历史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看历史www.50732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 links